风韵的舅妈让我沦陷 -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2-30 17:44:35   浏览次数:0

我不太高也不太胖,有一张普通的脸,和一个普通但过得去的女友,这故事发生在我刚毕业,找工作四处不合意闲着没事的时候,现在想起来仍记忆犹新,应该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详细情形我已经忘了,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先去舅舅家一趟,接着在那里等我妈来,再一起回家。


那天屋子里的人很杂,大概和舅舅做人海派,喜 欢交朋友有关,客厅不时会有左邻右舍来泡茶聊天,就算舅舅不在家也一样。


我想没有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人,会喜欢这种氛围,烟雾缭绕,七嘴八舌,呼驴喝雉,说 真的,如果我不知道这里是舅舅家,肯定会以为这里是什么接待中心,还是家庭式赌场。


那天一进门,就有六七个男男女女,聚在客厅看电视聊天,舅妈也就坐在人群里,一下子斟茶,一下子陪笑,活像一个里长夫人,但舅舅实际上又不是里长,而且他也没选里长的意思,究竟为什么这么好客,又能接受旁人来家里免费吃喝,是我从小就想不透的问题。


舅妈一看到我,就起身把我拉到旁边,说道:“我东西准备好了,在楼上,跟我上去拿吧。”“不用了舅妈,楼上是你们住的地方,不太方便,我在这里等我妈就好。”舅舅家是独栋五层透天,一楼客厅就像小七一样,只要有主人在家,二十四小时开放,二楼还隔了一层客房,让有需要江湖救急的朋友暂住,三楼以上就都是舅 舅家人自用,基本上是禁止外人擅入,我虽然以亲戚的身份上去过几次,但想想毕竟是人家的起居处,贸然上去纵有什么理由也是打扰,所以纵然讨厌这种氛围,每 次来舅舅家拿东西,我也还是会待在客厅,和一群三姑六婆们龙蛇杂混。


“三八啦,你又不是外人,而且你也不喜欢这样子吧。”我的个性孤僻,在亲戚口耳里是出了名的,从小到大都一样,其实这有点冤枉,我着实只是没话和他们讲,在学校我可是废话连篇,唬烂不打草稿,什么荒谬大师的位子,如果我也去争,沈先生恐怕也要捏把冷汗。


但至少舅妈说中了一件事,我真的不太喜欢这里,能避开当然是好。


没等我回答,舅妈就往楼上走去,我也就跟在她后头踏阶而上。


舅妈今年约莫四十岁出头,实际年龄我也不太清楚,嫁给我舅舅约莫也有十几年光阴了,那时我才六、七岁,相较于其他舅妈,这位五舅妈真的让我印象深刻, 我从小就是个好色的小鬼,永远记得第一眼看到舅妈的时候,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别说舅妈脸蛋本来就是个细尖美人,修长细致的腿,净白似雪的皮肤,盘起马 尾活泼亮丽的姿态,尤其那宛若灵蛇的细腰,再再令我目难转睛。


接着听到妈妈说,以后这个女人要叫舅妈,如何让我不震撼?亲戚都说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但单 纯糊涂的傻劲,可是天下罕见。


不然怎么会嫁给我舅舅这个不折不扣的矮胖丑啊!十多年过去,从楼梯下面抬头看舅妈,发现舅妈保养得真是不错,刚刚好的翘臀,一样细长的双腿,洁净白皙的皮肤,除了脸上一点免不了的皱纹外,舅妈依旧 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尤其生过三个小孩之后,本来不甚突出的胸部,今天目测,恐怕没有E杯也有个D杯了,说实在的,我想不通为什幺舅舅舍得整天往外跑,如 果我老婆这年纪还那么正,早就天天在家开干了。


就这样一路爬一路看,终于到了五楼,舅妈相让我在走廊等着,接着走进房间去拿了一个箱子给我。


“这个等一下和妈妈带回去。”“嗯,我知道了,谢谢舅妈。”“谢什么谢啦,你等等就在这里随便晃,不用再下去了,我下去一下,等等也要上来补个眠,妈妈来再叫我就好。”说完,舅妈便又往楼下走去。


五楼的格局是这样子的,总共有两间卧室,一间厕所,对门的方式呈现ㄇ字型,表妹房间的门开在右边那杠,主卧室的房门就开在 上面那杠,厕所的话,则是在房间外面。


由于当天是平日,表弟妹们都在上课,虽然舅妈的意思是让我到处找地方窝,但与其选男生的房间窝,我宁可选女生的,就 这样,我并没有下楼,迳自开了表妹的房门,关了门就进去。


这一握把手才知道,表妹的房门不知道坏了还是怎样,竟然没办法关不上,再怎么样都会留一条小缝隙,不管那么多,拉开表妹的书桌椅,坐着就开始滑手机,那时天色还亮,我也就没有开灯,默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大概滑了十分钟左右吧,我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没想太多,因为肯定是舅妈,舅妈的工作大多是晚上上班的,所以白天通常会小补个眠,就算不知道,她刚刚也提醒过了,我也就不以为意,继续在滑我的手机。


果不其然,舅妈很快就从门缝间一闪而过,我从椅子上看去,虽然透过门缝的可看性不高,但还是隐约可以看见舅妈在干嘛。


只见她开了房门,迳自往里头走去,接着对着梳妆台,开始卸妆、抹脸,这些例行公事,舅妈在睡前恐怕是要洗个澡了。


等一下……舅妈没有把门关死!她房门的缝隙,正巧对着表妹的门缝,舅妈在梳妆台前的一举一动,现在尽收我的眼底啊!只见舅妈站在梳妆台前,把脸上的淡妆彻底卸下后,迅速褪去了长裤,一双只穿着贴身内裤的净白美腿,透过隙缝,若隐若现呈现在我的眼前,少说十五年,我妄想看这双腿十五年了,淡紫色滚蕾丝的内裤,配上那双匀称有度,逃过岁月折磨的美腿,我再感觉不到心跳加快也不可能了。


接着舅妈拉起了上衣,仅穿着卫生衣的她,便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下,我握着手机,内心开始无比挣扎,到底要不要盯着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错过这 次,我还有什么机会可以看舅妈的肉体,她肯定会继续脱下去的。


但是,如果被发现了,可不是像小孩子打几下可以解决,肯定会闹上新闻或警局的。


不管了!我紧紧握住手机,双眼死命地盯着门缝,恨不得冲进去看个清楚,不出所料,舅妈找了什么东西后,又脱去了卫生衣,这时,一双围着奶罩,丰美的巨乳,马上 呈现在我眼前,这没道理是生过三个小孩的胸部,那样白皙,那样坚挺的胸部,就算是大学生也未必会有吧!看着仅穿内衣内裤的她,令我内心无比兴奋,老二更早 已毫不安分的硬起。


快脱,快继续脱啊!岂知,这次就没有那么顺利了,舅妈围上了大浴巾,手捧几件衣物,便走出门,恐怕是往厕所走去,没多久,我果然听见厕所传来水声。


又犹豫了一下,我决定 走出去,看有没有什么可乘之机,站在厕所门口四下搜寻了一阵,令人遗憾的,是这道门毫无缝隙,我只能站在门外遥想舅妈洗澡的光景了。


经过刚刚那种刺激,老 二早已硬得不像话,我用手摸了摸,根本不是转注意就可以消下去的程度。


我几乎紧贴厕所的门,就是想找点缝看舅妈洗澡的模样,怎知缝没找到,门突然往外打开,硬是撞在我身上,门板上的积水,全都洒向我的裤子,往下一看,竟 被淋湿了一大片,刚那一瞬间,我根本没办法反应,就别说趁隙偷看舅妈了,门一撞到我,瞬间就又关了起来,只听舅妈再里头紧张问道。


“是谁!”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但还是强押着心情,不断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慌,绝对还有转圜的余地。


“舅妈是我。”“阿弟?你在那里干嘛?”“哦,今天早上我骑车来,下雨把手套弄湿了,放在一楼晾,刚想说应该干了去客厅拿,结果没找到,才上来问舅妈有没有看到,看到你在洗澡,就想说隔着门问一下,怎么知道门刚好打开。”“这样子啊,我等下帮你找找看。”“对不起打扰舅妈了,我下去了。”说到这里,我真不得不他妈的佩服我自己。


结束一场虚惊,我连忙就要往下走,老二早也吓得全消了,岂知,舅妈忽然叫住了我。


“阿弟,你等一下,帮舅妈拿个东西好不好。”“拿什么?”“舅妈房间桌上有一瓶新的沐浴乳,刚刚忘了拿进来,你递给我好不好?”原来舅妈开门是为了拿沐浴乳啊,为什么会不好!我欣喜若狂冲进主卧室,立刻在梳妆台上找到了一瓶沐浴乳,冲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就准备把东西递给舅妈,我内心想,这次不论怎样,都一定可以看到裸体了吧,这回真是太幸运了。


哪里知道,我敲了半天门,舅妈只是一直说等一下,一连等了我十分钟,浴室的门又打开了,这次我学乖了,但门板上的积水还是洒到我裤子上,把我本来已经没干的裤子,又搞得更湿,这种死人浴室门,到底是谁设计的!只见舅妈穿着卫生衣、长裤,包着头发便走了出来,只见她接过沐浴乳,笑着说:“对不起让你站一下,刚挤了一下发现里面还有一点,我怕我下次还是会忘记,所以让你帮我拿着,哈哈哈。”“哈哈,没关系啦。”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遗憾的,一个本来裸体的女人,在你面前再度穿得紧紧的。


舅妈随手抛给我一件裤子,说道:“你舅舅太胖,没30腰的裤子,这是我以前刚怀孕时买的,你拿去穿吧,颜色中性不用怕,我拿一个袋子给你装脏的。”舅妈起身便往杂物区去找袋子,我道谢几声,就看着裤子思量,刚看了如此动人的一幕,心里拿能管裤子的事,脑中尽是如何把舅妈干得死去活来的幻想,不管了,我决定要豁出去,背着舅妈,我脱下裤子,当场就换了起来,天助我也,这件裤子不用动手脚我就拉不起来,明显小了。


“舅妈,这件有点小。”舅妈转过身,她的表情,先从吃惊,再转作镇定,我知道,她肯定看见,只是不说罢了。


只能拉到膝盖的长裤,包不住撑高的四角裤,那肿胀不已的老二,没有 了外裤的束缚,仅一块布的隔离,顶得更肆无忌惮,这绝对是我人生勃起中至硬至挺的几次,舅妈再怎么眼盲,也肯定看出我勃起到半天高。


十八公分的老二勃起,可不是开玩笑的。


口气明显改变的舅妈缓缓走过来,我看的出来她已经迟疑了,不知道是要责备我呢,还是装作没看到,又或者,有性功能障碍的舅舅,早已无法满足这个虎狼之 年的女人,今天是她难得看到富有生气的肉棒,所以舍不得不看?我懒得去猜,至少舅妈没一巴掌给我,或立刻掩面走开,就代表我还有机会。


“我换一件给你,那件脱下来吧。”我脱下那件穿不下的裤子,坐在床上递给舅妈,灵机一动,我惊呼:“惨了,对不起舅妈。”“怎么了?”“我不知道内裤也湿了,把你的床坐湿了。”“哪里?”我和舅妈都站起身来,指着床上一小片湿拎拎的地方,其实这根本没什么,我只是为了进行下个步骤罢了,我假装在拧水般扯着内裤,神情尽量表现难堪,实际 上,我四角裤的裆口早已打开,这样扯着扯着,老二是会在缝隙间若隐若现的,舅妈只要看我拧内裤,就绝对会看见她久未看过的东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2条数据,当前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