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结婚喝醉了我操了新娘 -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5-21 08:40:45   浏览次数:266

这是一场疯狂无比的梦,

你在我面前诱惑地舞动,

璀璨如同星河坠落的眼眸,

带着一丝妩媚迷离的笑容。

当我还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在一家族企业上班,从小职员干到董事长助理,时间不长,受益良多。

企业说大不大,但也养了不少人。主要由四兄弟掌管。故事发生在我给老大当助理后不久。

四兄弟中最小的老四,年纪跟我相仿,我们都称他为四哥。这次的女主,是四嫂。

那时候,四哥正张罗结婚,我参与布置婚房。偶尔到四嫂家拿东西什么的,一来二去,关系慢慢就近了,虽然谈不上多亲密,但起码私底下能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四嫂岁数比我小,身材堪比模特,米七的海拔,D+的罩杯,在这南方都市里走到哪都是风景。

她的气质更是出众,有点文艺的感觉。在人前我叫她嫂子,独处时她叫我哥,因为她非常喜欢我写的小诗小文。

其实我们交流并不深,我也没对她有任何想法,偶尔会在半夜聊QQ,却都无关风花雪月。

直到有一天,我再次去她家,和她面对面坐在客厅沙发上闲聊时,她时不时敞开的双腿上的网眼黑丝深深勾起了我的浴火。

她穿的短裙,尽管不齐B,坐着难免还是会暴露大腿,一圈圈网眼仿佛催眠师手中摇晃的表,迷乱了我的心智。

怕被她发现,我不敢直勾勾地看,可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一直在换腿的姿势,春光闪烁间,我似乎看见了毛毛!

这女人没穿内裤!

我实在受不了,猛地一起身,去了趟卫生间。洗把脸,冷静冷静。

之后一切如常。喜酒是在老家摆的。

热闹的婚礼,迷人的新娘。我负责拍照录像。

这边的习俗是中午吃一顿,晚上再吃一顿,然后拜堂,闹伴郎伴娘。

然后晚上K歌喝酒,结果,新郎喝多了。

我送四哥回家,和嫂子一起扛他上楼。

老家盖的是那种四层小别墅,婚房在三楼。

我扛着四哥的左手,右手从后背搂过去抱到他腋下,四嫂扛着他的右手,身体自然就紧紧贴着四哥,于是,四嫂那鼓鼓的胸脯就这样跟我的手背亲密接触了。

每上一个台阶,手背就要磨蹭几下她的乳房!

刚开始嫂子没在意,后来逐渐感觉到异样,不禁给我丢过来一记白眼。

这下可把我惹恼了,我帮你扶醉鬼老公上楼,占点便宜难道还不行吗。

借着微醺的状态,我主动拿手背去碰她。她瞪我一眼,我碰一下,她越瞪,我用力越大!

然后她就不敢看我了,脸蛋红扑扑的,像是也喝多了一样。

不过台阶终究是有限的,很快,不省人事的新郎就被我们扔到婚床上面,新娘给他脱鞋子,脱外套,我去拿毛巾弄湿,递给她,她面无表情地看我一眼,足足看了三秒钟,才接过毛巾,弯腰给她的新婚老公擦脸。

我站在那里,心有不爽,说,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

她不说话,转身走向洗手间,经过时还用肩膀顶了我一下。

我脑子一热,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洗手间,按在洗手台上,撩起红色的旗袍,丝袜连同内裤一并扯下,露出雪白的大屁股!

我一手压着她的背,一手解开自己的腰带,脱掉裤子,挺着早已上膛的武器,对准目标,一插到底!

啊~她叫了一下,又赶紧收声,从镜子里可以看见她用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唇,眉头紧皱,表情痛苦。

然而,我明明感觉到,小穴里面,全是水!这女人早就已经泛滥成灾!

说来也怪,不知是吓傻了还是怎么回事,四嫂由始至终,并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甚至连摇一下头都不曾有过!

事已至此,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连续快速地抽插,没两分钟,四嫂就浑身颤抖起来。

我停下来,等她恢复。

她双手艰难地支撑在台上,望着镜子里被欲望吞噬的我的双眼,说了一句我永生难忘的话:去把房门锁上。

我邪邪一笑,搂着她一起走出洗手间,走到门前,从猫眼望一下外面,确认无人,这才把门锁上。整个过程我的鸡巴一直停留在她的小穴里。

然后在门道就开始操她,她双手捂着嘴,仰着头,呜呜地沉吟,仿佛小狗在低声叫唤。

我在她耳边说,你这是要曲项向天歌么。

她不说话,摇头表示抗议。

我又用力插了几下,才把她拖到沙发边,让她趴着,我从后面一下接一下地撞击,红色的旗袍,白色的臀浪,构成一幅淫荡的图画,我的鸡巴连根没入,她的身体扭曲摇摆,而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卧室里的新郎一动不动地躺在由我亲手布置的婚床之上,而他的新婚妻子此时此刻也正由我亲自操弄。

她忍着声音,像猫一样用爪子挠着沙发。

你越是忍,我就操得越用力!最终,她还是没能战胜欲望,一阵低沉的嘶吼传出,仿佛发自地狱的邪灵。她软倒在沙发上,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

我依然没有抽出鸡巴,只是温柔地脱去她身上圣洁的礼服,将完美无瑕的肉体彻底暴露,然后保持后入的姿势,把她推进卧室,站在床边,让她面对着自己的新婚丈夫。

我一边缓缓地抽插,一边在她耳边说,叫老公。

她回头跟我一阵热吻,然后才娇滴滴地叫了一声,老公。

我说,叫他还是叫我?

她说,叫你。

我说,那他是谁。

她说,谁在操我谁就是老公。

最后,我双手抓着她的两个乳房,从后面使劲干她,在她结婚的这一天,在由我参与布置的婚房里,在她醉得不省人事的丈夫面前,我把精华射在了四嫂绝美的脸蛋上。

说实在话,回忆这些,也是一种折磨,一字一句敲打而出,更是像重新经历了一次,欲火攻心。

觉得太假,那就当小说看吧。

其实每个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特殊记忆,别人的秘密,你永远无法理解。

以平凡心,操非凡逼。

<p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