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熟女 -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5-21 08:40:45   浏览次数:869

魔都是一个好地方,欲望都是赤裸裸的。无论是对金钱的欲望,还是对性的欲望。只要你敢去追逐,都会有所收获
小狼今年27岁,大学毕业后来到了上海从事IT行业,跌跌撞撞过了几年还没有女朋友。炮友倒有过几个,都是熟女。小狼认为的熟女,特别是值得一上的熟女,并不是身材走样的大妈。而是在30至40岁之间,容貌尚可,身材苗条的女人。所谓熟,是成熟,不是烂透了。这个年龄段的女人特别有味道,即使岁月在她们脸上留下了痕迹,也拦不住男人想要狠狠操她们的欲望。

她们经历过很多,知道自己要什么。想上你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而且床上经验丰富,我遇到过一个表面看上去端庄娴熟,但是下面的夹功特别厉害的。她喜欢传统体位,用她的话说,这个体位能看到我被夹的欲仙欲死的表情,让她很有满足感。说来有些丢人,只要她一用力,我就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就丢盔弃甲了。而我在射精的时候,她会更加用力的摧残我。就像我有时候在把女人弄到高潮时,会更加用力的操她们一样,就是想看她们极乐又极痛的模样。我们是一类人。

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想,为什么我对熟女的性趣这么大。是因为第一次是给了一个阿姨的缘故吗?男人的第一次对他的影响应该很大吧。不过我今天想说的是我来上海后,第一个发生关系的熟女。

一   我只想有性,不想有爱

刚来上海那一年,空有一身精力无处释放,撸管多了常常感到精神萎靡。于是就想着找个运动锻炼一下身体,释放一下欲望。

那年流行户外徒步,就是那种有个领队带着几十个人在野山跟个傻逼似的乱蹿一天。但我就是痴迷上了这种给身体施虐的感觉,每个周末都去上海周边的小山爬一天。于是就认识了有着同样兴趣爱好的媚姐。

媚姐是那种身材不高,胸不大,但是身体的每一寸地方都恰到好处的那种女人。认识她的时候,她40岁。刚加上微信的时候,两个人还聊的挺正常,无非是下周去哪里徒步,交流徒步装备的事。后来有天,工作上出了点小岔子,被领导骂得狗血淋透心情低落到谷底。这时候媚姐在微信上安慰我,说可以抱抱我。我的内心才有了色色的念头,开始动一些歪脑筋。

比如,我为了试探媚姐。发了一张洗完澡的裸照给她,在关键的地方打了码。心想着,要是被骂了就不再往那方面去想了。结果媚姐只是发了一个敲脑袋的表情过来,过了一会又发了一句话:“小伙子身材不错。”话后面跟了一个抿嘴笑的表情。

我觉得我可以和媚姐进行进一步交流了。

于是在某个周末,我们先约了去镇江爬一座小山,晚上回到了上海我就拉着媚姐去我家楼下的新疆菜馆吃饭。点了几个新疆菜,要了两瓶啤酒。这里不由的感叹,酒真的是一个好东西。明明没喝多少,却可以作为乱性的借口。我们一边喝一边聊,聊了我的大学生活,聊了媚姐的过往。聊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就是为了打发时间。很快就10点了,我说,媚姐,去我家坐一会吧。我家就在楼上。

媚姐白了我一眼,好像看穿我的心思,说了声,好啊。那一刻,媚姐很媚。

一进小区,我就拉起媚姐的手往家里走。媚姐没有挣扎,任凭我牵着。我一边走,一边幻想着待会要用什么动作与姿势,激动的裤子撑起了帐篷。于是一路上,都能听到媚姐若有若无的笑声。

一进门,我就紧紧的抱住了媚姐。开始寻找媚姐的红唇。媚姐激烈的回应着,她的舌头,撩的我都快灵魂出窍了。我的手,伸进了媚姐的衣服里。搓揉着媚姐小巧却又坚挺的乳房。耳畔边,传来媚姐若有若无的喘息声。我的舌头在媚姐的脖子上游走,贪婪的嗅着媚姐混合着汗水的体香。很快,我们就在客厅的地板上翻滚起来。

当我以为一切水到渠成,要扒媚姐裤子的时候。媚姐突然有了反抗,拽住裤子就是不肯让我得逞。我有些迷茫,这是怎么了?

媚姐一边紧紧的拽着裤子,一边对我说:“不行,不行,我们不能这样。你要这样,我们就再也不能做朋友了。”

啥?都到了这时候了,你跟我说这些?你都40岁了,大半夜的跟我回家不明白要发生什么吗?我当时突然变得极端不耐烦,低吼了一声:“别动。”

心里还有一句没说:“装什么装。”但语气上已经将心理活动表达的很明白了。

奇怪的是,媚姐瞬间就不反抗了,任由我扒了她的牛仔裤。后来媚姐对我说,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听我吼了那么一句话,整个人就酥软了,期望我能马上操她。


在白炽灯下,媚姐的长裤被我扒到了小腿处,露出了里面半透明的蕾丝内裤。蕾丝内裤上有着精美的花纹,花纹下面,可以看到弯弯曲曲的阴毛。当时我觉得双眼都充血了,下体无比坚硬。我怕媚姐反悔又开始反抗,就不管媚姐下面湿不湿,把媚姐的内裤拨到一边,拿着鸡巴就往里面怼。

第一下,有点涩,只进去了一个龟头。但是能感到龟头被一圈滚烫的肉包围着。于是我退出来,再一用力,鸡巴进去了一半。媚姐也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呻吟。再拔出来的时候,已经能感觉到媚姐的湿润了。于是我紧紧的抱着媚姐的小腿,扛在右肩上。下体开始一下,一下的向媚姐进攻。

媚姐紫红色的徒步鞋就在我眼前晃着,我望向媚姐。只见媚姐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整个人都快要弓起来了。媚姐没有生过小孩,阴道很紧致。由于经常徒步和跑步,身上没有一点赘肉。

一个年轻的肉体在一个成熟的肉体中横冲直撞,汗水与淫水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情欲的味道。

媚姐是个很敏感的女人,操了没多久就到高潮了,这让男人很有成就感。我将媚姐抱上床,趁她失神时把她扒了个精光。媚姐的肉体,还时不时的会颤抖一下,似乎高潮的余韵还在一波一波的袭来。

这是一个大我十几岁的女人,我一边撸着鸡巴,一边想着,龟头已经有前列腺液分泌出来了。在滴往地面的过程中,拉出了一条闪亮的液丝。

我趴在媚姐耳边说:“姐,还要我操你吗?”

媚姐用胳膊挡出眼睛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把腿曲了起来,往两边分了一分,露出了泥泞的下体。

媚姐真是个很懂男人的女人,她在我快要射的时候,会叫的更大声,更淫荡。在我射完后,会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我深陷于她的温柔不能自拔。

我对媚姐说:“姐,给我口交一下吧。”
说着把鸡巴塞到了媚姐的嘴边,媚姐假装用力的咬了鸡巴一下,然后一边用手快速的撸着我,一边说:“以后,这根东西是属于我的知道吗?”

“知道,姐,我要为你精尽人亡。”

“贫嘴。”媚姐笑骂道,同时一口就吞了我的鸡巴。在媚姐的努力下,我很快就重整雄风了。我让媚姐背对着我趴着,我从后面怼了进去。在进入的一瞬间,媚姐仰起头,呻吟了一声。似乎我顶到了某个地方,让她酸爽无比,不吐不快。

“姐。”
“嗯?”
“叫我哥。”
“什么?”
我一边努力的操着媚姐,一边想让媚姐喊我哥哥。

“你喊我姐,我喊你哥,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媚姐笑骂道。中间夹着着叫床声。

“我不管,我就要你喊我哥。”

“好好,小哥哥,快点操我。小哥哥快点射给我,我要你的精液灌满我。”

我似乎有点变态,让一个大我十多岁的女人喊我哥哥。后来我还让媚姐喊过我爸爸,不过她始终没答应。无论我把她送上过多少次高潮,她都没答应。

媚姐不仅媚,也是个非常温柔的女人,她满足了我很多欲望,例如特意穿着黑丝袜跟我滚床单,唯一一个愿意让我拍床照的女人。拍的时候,她放飞了自我,摆出了很多淫荡的姿势。

人年轻的时候,往往分不清性和爱,在床上滚着滚着就觉得会爱上了对方。而魔都这个鬼地方的好处是,会用无比锋利的现实刺痛你。让你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不配有爱,但可以享受性。

媚姐不年轻了,而我清醒着。所以我们只做爱,却又与爱无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