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妈妈 -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2-05 21:24:24   浏览次数:0

   高三的哲业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好不容易老师生病,教室装修,学校同意大家回家自习。

   哲业是一个蛮帅气的男孩,作为一个大企业董事长的儿子,他从小就很有思想,几乎与生俱来的一种战胜、征服欲望很强。他肯吃苦,就像今天,宁愿走路回家、胡思乱想一些事情,也不打电话叫车来接,更不会放羊去瞎闹。

   家里的客厅静悄悄的。

   (妈妈是不是在楼上的房间里看小说呢?回自己房间前,该和妈妈打声招呼吧!)哲业想着,朝妈妈的卧室走去。

   转过回廊,匆匆的脚步突然停住了,因为,他听见一阵混乱的响声从卧室传来。再紧接着,他看见,卧室的门开了,满脸通红的妈妈出现在门口,穿着一件哲业从未见过的睡衣。如果说睡衣内的胴体还若隐若现的话,却遮不住雪白的手臂和小腿。

   哲业沉默地转过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什么都明白了。

   在书桌前站了几分钟,哲业想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房间外传来下楼和关门的声音,一切又归于寂静,一种尴尬的寂静。

   脚步声朝房间走来,停了一会儿,门终于开了。

   “哲业,我……”

   这是妈妈美姿子的声音。

   哲业一动不动。

   “爸爸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你也知道。妈妈……阻止不了他,只好……你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好不好?……”

   “哲业……”美姿子见儿子没做声,尴尬地准备转身离开。

   “你是在报复爸爸,是吗?”哲业终于开口了。

   美姿子楞了一下,但想起丈夫正制的所做所为,咬了咬嘴唇:“是的,我恨他,我要报复。”

   哲业转过身,眼神平静的让人吃惊:“我不怪你,妈妈。”

   “是吗……”美姿子喜出望外。

   “但是,妈妈,你知道最好的报复方法是什么吗?”

   “离婚?”姿子疑惑地看着儿子。

   “那是最愚蠢的做法。”

   “那……”美姿子困惑了。

   ……又是沉默。

   哲业终于又开口了,这一次说的话却把美姿子震呆了:“妈妈,最好的报复方法是,你躺在我的床上,然后翻过身,用跪趴的姿势,再用你自己的手把睡衣撩起来,再把内裤脱下来,露出你的屁股对着我——你丈夫的儿子,让你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同时,他的老婆,却被他的儿子完全征服。”

   惊呆了的美姿子几乎说不出话来:“你……”

   哲业打断他:“另外一种选择,就是像往常一样,但我不会再让其他男人出现。”

   短短的话却使美姿子更说不出话来,她想向前打儿子一个耳光,手却软弱无力。一阵强烈的羞耻感传遍全身,奇异的是,小腹以下火热起来。

   “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哲业步步紧逼。

   “你…”

   “只有半分钟了。想想爸爸的所作所为吧!”哲业平静地转过身,背对着母亲。

   “哲业,不能这样……”

   “妈妈,你走吧,我要学习了。”哲业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我想,爸爸一定又要到夜里才会回来吧。“

   这最后一句话彷佛起了作用,美姿子瘫坐在哲业的床上。

   哲业带着胜利的微笑转身对着他的妈妈,“妈妈。从现在起,你只把自己当作一个女人,一个报复丈夫不忠的女人。享受报复的美好感觉吧。”

   美姿子完全被这个奇异的报复法征服了,一种越来越舒服的感觉使她忍不住微微颤抖。她咬着牙关,满面通红的转过身,头抵在枕头上,两只手伸向后背,慢慢地撩起了裙角。一种羞耻、报复、乱伦的强烈快感淹没了美姿子。

   蜜穴内外,潮湿一片。颤抖的手抓着内裤的花边,美姿子再也无力褪下。

   “妈妈,”哲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这是你报复爸爸的最重要一步,我不能帮你。完全的裸露吧,想想爸爸的失败,完全的失败。“

   这句话又给了美姿子勇气,她火热的手终于把最后一条内裤褪到了膝盖上。

   美丽的妈妈的屁股完全地暴露在儿子面前,一个被窄小的蕾丝花边内裤包住的如蜜桃般的屁股暴露在儿子面前。

   哲业带着征服的快感抚摩着妈妈的美臀,看着阴唇彷佛在微微颤动,后庭的菊花晶晶地闪亮着。哲业呻吟一声,俯下身,伸出了舌头……

   ※※※※※

   黄昏静静地流泻过来,像一条忧郁的河。

   美丽的妈妈美姿子站在正氏大厦最顶楼的一间豪华办公室内,望着窗外的景色。

   变化真快,丈夫正制突然暴毙,她以未亡人的身份接管正氏企业,长期被压抑的潜能一旦被释放,她体现了惊人的商业天份。正制是个败家子,她接手后,一方面迅速动作,将经营导入正轨,另一方面,她也想用艰巨的工作使自己忘掉与儿子哲业的一段隐秘故事。

   如今,关键就看明天的一场兼并谈判,如果成功,将使正氏企业和自己都恢复活力。

   可是,对方的谈判底牌是什么?美姿子陷入了沉思中。

   突然,门开了,美姿子惊转身,进来的正是自己的儿子正制哲业。

   自从上次以后,美姿子一直避免与儿子单独相处。

   “你来这做什么?”

   “我想帮帮妈妈。”哲业仍然话不多。

   “帮我?你还在读书!”

   哲业走到书桌前,望着爷爷正制一郎的画像:“可我的姓叫正制。”他把一个信封放在了桌上,转身又走了出去。

   美姿子疑惑地打开信封,竟是一个微型录音机,里面甚至还有磁带。美姿子按下按键,天哪!录音竟是谈判对手讨论谈判底牌的内容。

   儿子的所作所为总是让美姿子感到震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2条数据,当前1/2页